首页 » 恐怖故事 » 公交上的恐怖 死不瞑目

公交上的恐怖 死不瞑目

时间:2013-09-29作者:P-go分类:恐怖故事评论:2阅读: 2,332

第一次见到他时,我十五岁…
今天是2012年8月18日,是我十五岁的生日,我是一个男孩,别看我很小,但是我很聪明,虽然偶尔也会笨一下。我没有什么优点,缺点也不多,主要的就是怕黑、怕,别人都说这些东西只是娱乐八卦、无稽之谈,而我却相信它,我相信它是真真切切地存在!也正是因为这点,于是命运便注定我会与“鬼”结下一种缘…
早上母亲给了我几百块钱,让我自己去城里疯玩,毕竟今天是我生日,身为母亲的当然不能少了奖励啦!打小就爱财如命的我一见到红头票当场就头晕眼花了!激动地连早饭也没摸,拿起衣服立刻奔向了汽车站!
车站的人还是如往常一般多,尤其是去城里的,上了车后我坐到了最后的一排的左边,这里几乎是我的专座了,我就喜欢这种地方,既干净又安静。正当我准备打开窗户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时,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两个小毛孩一屁股坐在了我右边的几个椅子上,一下子四个座位全让我们给占了!
车子开动时,两个小毛孩分别回过头来冲我呲牙一笑,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意思,只是也冲他们莞尔一笑。随后开始打量这一家人:中年妇女很肥,身着一袭蓝色风衣、黑色皮靴,从上到下的十几个扣子还是不能扣住她那肥胖的身躯,肚子上的几个甚至还因为承受不住而爆开了!脸长的更是恶心,眯缝着个小眼在车厢里望来望去,跟个贼似的!鼻子大的就像一头猪!嘴唇微微上翘,很装!头上戴着个黄不垃圾的鸭舌帽,里面花花绿绿的头发前后都露出来了几根,随风飘荡着,这也是让人受不了的地方。旁边稍微高一点的那个小毛孩身着一身黄色衬衫和黄色短裤,一双破不垃圾的奥特曼凉鞋已经粘不上了。脸长的倒还算及格,五官精致大耳朵波浪卷发,有着当大哥哥的气质。而旁边那位稍微矮一点的小毛孩和稍微高的那个就有着天壤之别了。先是脸上,眼睛、鼻子、嘴巴没有一处是完好的,不是破了就是烂了的,有的伤口甚至鲜血淋淋!再是身上,胳膊、腿、脚全都是青一块紫一块!不用想就是调皮打架导致的后果,哪像人家高点的那个,身上没一处伤痕!两人穿着同样的衣服,同样的发型,长的就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并排站在一起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他们是双胞胎兄弟!
“唉,一户穷人家…”
我情不自禁地对着窗户外面说了出来,而眼睛一不留神便停留在了玻璃的一角:那个中年妇女居然在看着我!不,准确地说是瞪着我!我看到她的眼神,冰冷、仇恨、她是听到了我的话吗?是因为这而恨我吗?我真恨不得扒个地洞钻出去,老娘经常教养不要乱说话,一说出去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呀!可当我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了,我就说了一句穷人家,这妇女怎么就那么恨我呢?不至于啊!而且她怎么肯定我说的就必定是她了?
再次撇了一眼,只见妇女并无异样,端详的坐在座位上,还是刚才那个poss,完全不像动过的样子。我揉了揉眼,眼中流出了泪水,看来刚才看到的是假象,因为我整天疑神弄鬼的所以经常发生这种幻想,早就不以为然了…
走到一处转盘时,司机停了下来,原来是有人要上车了,这种突然刹车的情况坐过公交车的人应该都体验过,虽说有点气人,但不得不为那些中途上车的人们伤心了,因为公交车十有八九的发车时就已经“爆了”,而那些中途才来的人们只能在“爆了”的情况下再“爆挤”进去,浑身轻装的还好点儿,要是赶上胖子或者提着大包小包的人…
“这位哥们,祝你好运!”
我在心中为这个即将上来的哥们默默祈讨,一边希望他能站个好位子不被挤到;一边又希望他很胖或者提着很多东西挤的他上气不接下气,尴尬死他!因为这样就有好戏看了,我可是没少看过一些人丢人现眼的场面,但就是不过瘾!想着想着我便半蹲半站了起来,扶着前面的座位盯着门口拭目以待,而结果却让我大吃一惊!
几分钟后,从门外慢吞吞地伸进来一只留着超长指甲的玉手,白的如同鱼的肚皮一般,上面没有一丝皱纹,也没有小痘痘、伤痕、染色之类的,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假的呢!伴随着另一只手的进来,我的神经绷紧了,一股热血冲击着我的大脑,急促不安、紧闭呼吸、神情麻木…
一系列的反映让我感觉比死还难受,究竟是什么?
“僵尸…”

没错,当第二只玉手伸到车里来时,两只手猛然之间伸直了,本来挺漂亮的指甲开始一边变长一边发黑,最后竟然歪歪扭扭,活像一根枯萎的树枝…
“啊!”我小声地尖叫了出来,心中提醒自己:不行,绝对不能出声,万一引起了女鬼的注意明年的今天搞不好就是我的忌日了!安静、镇定住…
我端详地坐好,尽量控制自己的脸色,然后抽出手来,慢慢地移向我右边的其中一个小毛孩,接着我住了他的手,回过头去先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发现他是那个稍微高点的,我正要准备趴在他耳朵上告诉他有鬼时,却不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砰砰砰砰砰…”
突然之间,车内所有的窗户都破碎了,玻璃散了一地,车上的人们却还是保持原样,紧接着从窗户外吹进来十几级的大风,这还不算什么,这一吹,居然把我右边的中年妇女和小毛孩吹的只剩下骷髅了,身上的肉早已化作白灰随风飘扬了,他们还是那个样子坐着,这时我意识到我的手还在抓着稍微高点的小毛孩的手,立刻毛骨悚然地抽了回来,然后我又碰了一下他那只剩下骨头架子的头,没成想他立刻倒在了稍微矮点的小毛孩的身上,最后两人一齐歪向坐在最右边的中年妇女…
“呲…”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浑身的鸡皮疙瘩比鸡身上的还多十倍,眼巴巴地望着三具骷髅拥抱在一起被风吹成白灰消失掉,然后揉了揉眼睛,向车前面看去,所有的在座成员包括司机都消失了。不,准确的来说应该也是化成白灰随风飘扬了。怪不得,我从一上车就觉得不对劲,今天的乘客都没说话,很安静,这完全不像他们以前的风格。现在,车内只剩下我一个人,此时此刻我心中有两个疑问:为什么人们都被风吹成灰消失了而我却安然无恙?为什么连司机都没了车却还在行驶着?等等?冒似现在的方向不是去城里的啊…
“呼!”就在这时,本来散落在一地的玻璃渣子猛然间又回到了玻璃框上,合在了一起,完全不像坏过,甚至连一点儿瑕疵都没有,不过消失的人们却一一没回来,我向四周看去:“天啊!车子竟然在一望无际的大森林飞速行驶!”但是车子遇见树木却能巧妙的躲过去,并且速度越来越快,这彻底打消了我心中无人驾驶的想法,这分明是有人在开车,而且技术一点也不赖!
“妈的,还是到前面看看去吧…”
我心中唱着国歌,给自己一边壮胆一边悄悄地向前边驾驶座走去,现在我倒是希望自己也变成白灰随风飘扬算了,老天爷你千万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我不想再看到鬼…
“咦?”想到这我又觉得不对,因为…刚才那只还没上车的僵尸到哪儿去了?变成白灰挂了?走了?还是…已经上了车并且现在就在这车上?
“该不会是…”
我睁大眼睛扶着驾驶座后边的座位朝驾驶座放眼望去,我的心情特别的激动,虽然不知结果是好是坏,但我有一种预感,我应该能得救!
红色、红色、红色、奇了怪了,怎么驾驶座上都是红色啊?!“呲!”就在这时车轮急刹车了,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力给惊的在座位和玻璃上来回撞了好几趟,头上流下的鲜血让我觉得味道刺鼻…
做了几分钟的调整,我惊慌错乱地把满脸的血都擦干净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视线因为刚才血液的粘稠还是有点儿不清楚,但我能看到面前有一个人,他的两只胳膊伸着,身上一袭红色,我颤颤抖抖地站了起来,离那个人进了一点儿,终于能看清楚了,这…这不就是那只女僵尸吗?
“噗!”女僵尸的头额突然裂开了,里面喷出大量的脑浆和血水,她的脸已经掉在地上了,不停地抽泣着,而她的两只一直伸着的胳膊猛然抓住了我的双肩,然后双手再移动到我的脖子上,拼命的掐着,我一把抓住她那修长的指甲,拼命地阻止…
“嘿!”
我一脚踢到女僵尸的肚子,把她踩到地上跺了几脚,接着她就没动静了,满身的红色宣布着这一场战斗已经结束了,不过出乎我的意料一只僵尸居然这么不堪一击,我大口的喘了几下气,咋一看地上什么都没有…
“不行了,我得抓紧逃出这个鬼地方,不然又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我警惕着自己,坐在了驾驶座上,看着面前复杂的按钮、机器,我又头疼了,我才15岁啊,怎么开车?虽然我爱玩赛车游戏,可是现实中的车可不是这么好开的呀,怎么办?如果下车自己跑回去第一不知道路途有多远,第二我也没带食物和水,万一在节骨眼上出现什么问题明年的今天可就真是我的忌日了!
“当当当!”
一声清脆的敲玻璃声猛然出现,那一刻我的心跳飞速上升,真是嗓子眼细,要是嗓子眼粗都能跳出来了!我咽了一口口水车后车前看了看,没个人影!那么,究竟是谁在敲玻璃呢?
“当当当!”呼,这个来自地狱的死亡声音又起来了,我心中已经知道她在哪了,但是我始终没有勇气回过头去…
“咣!”一只手将我左边的敲了个稀巴烂,荆棘的碎片刺入了我的肉里,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还好都是小的,我拿起腿上的一块大的渣子,握紧它往空洞的玻璃外看着,只要一有人我就猛刺…
接下来的场景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恐怖的事情了:从车底下传来了一个女人“呜呜!”的嚎叫声,不知是哭是笑。然后一个血淋淋的大肉球先从我面前升上来了,停留了一会儿,身子也跟了上来,尤其说是四肢健全不如说是一块大猪肉,两条胳膊全部爬满白黄相间蛆虫,血管就那么耷拉在外面。肚子的外皮也掉了,里面的五脏六腑搅和在一起,红黄白绿青蓝紫黑八种颜色都一一到齐了,看了这我估计一辈子也不会吃肉类食品了…最后上身往车上头继续升,腿与脚也一并达了,那更是体无全肤啊!具体恶心的我都不敢再看了,女僵尸上身在上面,下身就这么在我面前晃悠晃悠,晃悠的我都困了,闭了闭眼,又马上回过神来,可还是昏昏欲睡地感觉,这样下去我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了…

“醒醒,醒醒,孩子…”
“妈?!”我大吃一惊,看见自己正睡在自己的卧室床上,妈妈就坐在我身旁,用冰冷的手抚摩着我的脸颊,这是她常做的动作,我早就习惯了,不过我怎么会到家了呢?我不是在公交车上么?穿越了?做梦了?一个个疑问在我脑海中徘徊者,冥冥之中一定有什么玄机…
“咳咳!”我轻咳了两声搁下她的手,坐了起来问:“妈现在几点了?”
“这才早上七点多呢。”
“什么,七点多?!”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早上起床就八点了,绝对不可能…
母亲见我傻傻地摇头,问:“怎么了,做梦了?”
“啊不不不…”我挽起她的手:“妈你看你手凉的,又忘吃高血压的药了吧?”母亲从我出生就患有高血压,天天是药物不断,只要她的手冰凉我就知道她忘吃药了,我几乎成了她的“小闹钟”,每时每刻都提醒着她。
“唉,吃那玩意儿有什么用呢?反正我都已经死了,这一切都是命啊!”
母亲抬起头来一脸悲哀地笑容,眼角淌下了几行泪,我笑道:“妈瞧你说的,你不是经常教育我不要胡思乱想吗?这会儿你怎么又乱说起来了?”
母亲转过脸来,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这几分钟,母亲居然白发苍苍、满脸皱纹了!冒似老了几十岁,她还是如往常一样抚摩着我的脸颊:“孩子,妈真的死了,妈真的死了…你现在看到的都是假象,等你回到家后,家里的一切就掌握在你手上了,你一定要坚强地…咳咳咳…我要和你父亲去九泉之下相会了…”
“呜呜…呜呜…”
“妈!”我死死抓住她的手,但却变了,母亲的手上哪来的血呢?
“啊!”我如一只兔子察觉到有一只老虎在它身边、就要张开血盆大口把它吃下去的警觉和恐惧性以万分之一秒的速度睁开双眼,有一种呕吐与血腥交杂在一起的味道,我丢开那只流满黑血的手,一个大肉球飘在我眼前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我拿起刚才那块玻璃渣闭上眼刺去,只感到软软的,刺了它上百个窟窿后女僵尸便倒在了车底,再也没有醒…我的心剧烈的疼痛了起来,是不是太残忍了,我杀人了?不,杀的是一只鬼!
“突突突突突…”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我拧了拧车钥匙,引擎完好无损,发动后我一脚踩下油门胡乱向前方奔去,开始我还能躲过去很多树木,但是越往后我越不行了,不是因为车速、也不是因为技术、而是我从反光镜内…看到了很多的“人”在面无血色的安静的坐着!!!这些人刚好就是刚才那些被风吹成白灰而消失的人,最后边的那个妇女和两个小毛孩还在呢!!!两个小毛孩也正好从镜内和我的眼神对接上了,他们还是和上车时那样呲牙一笑!!!笑的那么天真、那么诡异!!!天啊,太惊悚了!!!
“咳咳…”我大咳了两口,不再看倒车镜了,也不回头,而是紧紧盯着地上的我从肺里咳出来的东西——两大滴血!“完了完了…”我终于因为过度恐惧而失去控制,随着飞驰的速度晕死了…

引用请注明来自:神经大爆炸 Or Form:Bigbao  本文地址:http://www.bigbao.org/gushi/267.html	
  1. 丝足 金钱诱惑凤姐 写真av 狼性感美图比基尼勇士360meime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