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午夜校园 » 死神的号召 催命音符

死神的号召 催命音符

时间:2013-12-13作者:P-go分类:午夜校园评论:24阅读: 1,270

音乐女孩的梦幻

到雨石音乐学院上学的学生,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成名。

神经大爆炸死神的号召

在雨石音乐学院学习,算是踏入娱乐圈最便利的捷径了。它虽然是私立学校,却有着不可忽视的背景。它的幕后老板是一对夫妻:男的是著名唱片公司老板──区志林,女的是当红歌星──熙媛。

熙媛比区志林足足小了二十岁,当初也是雨石的学生。她不仅人长得漂亮,歌喉更是出众,刚考进雨石的时候,就显得鹤立鸡群。

雨石的学生都知道,每年举办的歌唱比赛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只要获得第一名,就可以立即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这也是雨石最吸引人的地方。那一年,熙媛毫无意外地夺得了歌唱比赛冠军,并且,她在跟区志林的唱片公司签约之后,马上和区志林秘密结婚,升级为老板娘。

冠军的头衔和星光灿烂的未来,不过都是区志林的一句话,有什么能比收买美人的心更重要的呢?

生活,偶尔就是形式主义。如今,雨石里又出现了一个“熙媛”。

这个女孩叫花音,她漂亮出众,天生一副好嗓子。和雨石所有的学生一样,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出人头地,过上众星捧月般的生活。可现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歌唱比赛,她却犯了愁,参加比赛的有上千人,可冠军只有一个,怎样才能一鸣惊人呢?

这天,天阴沉沉的,同学们都蜷在宿舍里做起了懒猫,惟独花音去了琴房练歌。无奈心绪不宁,收效甚微,她只得停了下来,打算上天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花音刚上到四楼,一阵悠扬美妙的歌声突然传了过来。四楼是学校储放杂物的地方,平时几乎没人上来,是谁在弹唱呢?她情不自禁地寻声而去。

她找到了声音来源。透过一间杂物室的窗户,她看到一个男生正坐在一架布满灰尘的钢琴前,优雅地自弹自唱。他长得俊朗挺拔,和他的歌声一样,带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花音不禁看呆了,也听呆了,不由自主地推门走了进去。男生并不惊讶,只是对她微微笑了笑,又专心继续演唱,直到一曲歌毕,才站起身来。

花音这才发觉自己有些莽撞,她带着歉意,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打搅你了。”

男生笑了笑,说:“没关系,你喜欢这首歌吗?这是我自己创作的。”

花音点点头:“喜欢喜欢,太好听了!”

男生突然拿起乐谱,塞到花音手里,说:“喜欢就拿去吧。用它参加今年的歌唱比赛,你一定能一鸣惊人的。”

花音不知所措地捧着乐谱,怎么会有这种好事?那个男生已经向门口走去,眨眼间消失在了门外。她这才边追边问:“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啊?”

“江南!”男生的声音远远飘来。

不该出现的男生

一个月后,歌唱比赛开始了。每个选手都摩拳擦掌,希冀着命运的突变。

为了造势,学校请来了不少记者,还邀请了音乐圈内的许多重量级人物当评委,其中也包括熙媛。

这还只是选拔赛,学生们都要在教室外候场,然后一个一个按排号轮流进去,教室里除了评委就是记者,每一个选手只有演唱一首歌的机会,可想而知,气氛有多紧张,竞争有多激烈!

听见自己的号码被叫到的时候,花音脑袋有些发懵。她硬着头皮走进教室,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熙媛。这个昔日的冠军,当今的大明星,坐在评委席中间的位置上,微微笑着,显得很和蔼。

似乎是看出了花音的紧张,熙媛温柔地说:“别害怕,放松唱。”

花音轻松了不少,她舒了口气,开始唱歌,可刚唱出第一句歌词,熙媛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她像见了鬼一般,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惨白,先是目瞪口呆地盯着花音,然后“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惊恐地夺门而出。在座的评委们傻了,花音也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熙媛这个老板娘走了,比赛也没办法继续进行,只能中止。

回到宿舍,花音大哭了一场,她觉得一切都完了,希望全部破灭了。可她错了,三天后熙媛竟然主动找到了她。

那是一个阴沉的午后。她正闷闷不乐地走在校园里,突然一辆跑车停在了她的身旁,熙媛缓缓地从车里走了下来。

熙媛开门见山地说:“我们能谈谈吗?”

花音愣了一下:“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熙媛点了点头,说:“先上车吧。”

她带花音来到了一家咖啡厅,店内环境清静,只有她们两个客人。刚坐下,熙媛就问道:“花音,你能告诉我参加比赛的那首歌是从哪儿听来的吗?”

花音低下头,说:“是一个男生给我的乐谱。”

熙媛突然抓住花音的手,瞪大眼睛说:“那个男生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

花音被她的样子吓住了,结结巴巴地说:“那个男生非常英俊,皮肤很白,眼睛大大的。他说,他叫江南。”

熙媛的手猛地缩了回来。她面白如纸,不可思议地摇着脑袋,嘴里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这时,窗外的天已经阴得瘆人,一道惊雷在天空炸响,她打了个冷战,逃一般离开了咖啡厅。

花音吓了一跳,忙追了出去,扒住熙媛的车窗,问:“前辈,到底出了什么事?”

熙媛坐在车里瑟瑟发抖,她直愣愣地望着花音,许久才一字一顿地说:“江南……他已经死了!”

又是一道惊雷炸响,伴随着这句话,把花音的魂都震得一颤。她惊恐地站在那里,直到熙媛的车子远去,仍旧一动不动。大大的雨滴砸了下来,落到她身上,就像江南弹钢琴的十根手指头,一下又一下地,敲在她的背上,敲出了她一头冷汗。

不堪回首的往事

熙媛回到家,区志林正在餐厅里忙活。虽然结婚十年了,但他依然无法确定熙媛是不是真心喜欢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得到她的心,惟有极尽可能地宠着她。

熙媛蜷缩在沙发上,双臂环在胸前,双腿不住地颤抖,头发蓬乱,脸色惨白,整个人像疯了一般。看见区志林走出来,她立刻冲到他面前,说:“江南回来了!”区志林手中的蛋糕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江南”这个名字,藏在他们记忆深处整整十年了。

当年,熙媛和江南都是雨石的学生,更是学校众人皆知的一对金童玉女,他们都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都有在娱乐圈大红大紫的本钱。

那一年的雨石歌唱比赛,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熙媛和江南身上,他们要看看这对恋人将如何进行冠军争夺战。其实熙媛很清楚,自己争不过江南。江南不仅会唱,还擅长创作,拥有太多优势了。但冠军,她志在必得。当时,她并不知道区志林早就看上了自己,冠军的头衔早已内定,所以她首先想到的是阻止江南参赛。

熙媛成功了,她以江南创作的一曲《勿忘我》夺得了当年歌唱比赛的冠军。鲜花、掌声、荣誉、赞美蜂拥而至,熙媛顿时成了一个被捧上了天的“公主”。穿着区志林送来的锦衣华服,出席区志林为她安排的庆功晚宴,享受着鲜花美酒和众人的前呼后拥,她的心理很快发生了变化。和大老板区志林比起来,江南这个一名不闻的小子,自然只有靠边站的份儿。她义无反顾地投入了区志林的怀抱,可她万万没想到,江南竟然为此殉情自杀了。不过,等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她倒安心了。

现在,江南又回来了。

当熙媛把花音演唱《勿忘我》的事情经过说出来之后,区志林也傻了。但他毕竟是个男人,这个时候,他应该表现得胆大一些。区志林强装镇定地说:“别胡思乱想了。也许是有人装神弄鬼,江南已经死了,他怎么可能再出现呢?”

那天晚上,两个人辗转难眠。区志林脑子里一直在想,《勿忘我》这首歌自从当年比赛之后,熙媛再也没有唱过,十年了,应该不会有人知道这首歌了。就算是巧合,也不会有人写出一模一样的歌词和旋律来吧?他竭力寻找一个能安慰自己的答案,可时间回敬他的,却是越来越深的恐惧。

熙媛紧紧搂着区志林,不停地说:“怎么办?你说该怎么办?”

区志林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咬牙说:“现在,只能先去找那个叫花音的女孩再打听一下了。你放心,明天我就去。”
预谋已久的陷阱

翌日,区志林来到雨石,直接找到了花音的班主任。可班主任告诉他,那孩子今天根本没来上课。他又迫不及待地来到女生宿舍,可宿舍里也没找到人。他真的有点慌了,把花音的几个舍友找来,问:“你们谁知道花音去哪里了?”

一个女孩说:“今天早上六点多的时候,我看到花音往琴房去了。我还叫了她一声,谁知道她连理都不理我,神情似乎有些恍惚,嘴里嘀嘀咕咕地就上楼了。”

区志林径直上了四楼。整个四楼空荡荡的,走廊像一条长蛇般蜿蜒,显得阴气沉沉。他蹑手蹑脚地向天台门走去,没走几步,便听见一阵歌声传来,正是那首《勿忘我》。声音是从杂物室传出来的,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但还是寻声走了过去,悄悄透过门缝向里望去,头皮一下就炸开了──真的是江南!

江南坐在钢琴旁,边弹边唱。十年了,他依旧那般年轻,似乎生命被永远定格在了二十岁左右的青春岁月。阳光在他的身体上笼了一层薄光,朦朦胧胧的,好像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区志林傻了,雕塑一般杵在门外。

一曲歌毕,江南幽幽地站起来,机械地迈步向门口走来,区志林忙闪到了走廊拐角。

江南出了门,直挺挺地向天台走去。区志林想逃离,可腿脚却像被看不见的线牵着一般也跟着向天台走去。

天台的风很大,呼啸不止,区志林躲在杂物后面悄悄探头,却一下愣住了──江南不见了。他鼓足勇气走了出来,却听到楼下传来一声尖叫。他忙趴到栏杆边向下望去,一个女孩躺在血泊之中──是花音!他看过这个女孩的照片。

这时,他突然看见了江南。江南站在天台门那里,微微笑着,惨白的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然后轻飘飘地推门离开了。

恍惚中,区志林眼前出现了一组画面:清晨时分,花音走出宿舍,来到了这个天台,像中了邪一般站在栏杆边。许久,太阳出来了,天空晴朗了,江南也出现了。他像风一般飘到花音身后,轻轻一推,花音便像根柱子一般,掉下了楼。而这个时候,自己正好出现在了现场。

花音死了,区志林是惟一在现场的人,并且还刚刚打听过她的行踪。如果说他没有嫌疑,谁会相信?区志林一下明白了──江南要害他,要毁了他!

过街老鼠的命运

区志林径直去了电视台,今天,熙媛在电视台参加一个娱乐节目。得知事情的经过,熙媛也吓傻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许久,她才打破僵局,说:“志林,我们回家吧。”

“不,我绝对不能回家!现在,可能学校已经报案了,警方一定会怀疑是我把花音推下楼的,我要是回去就完了。”

“那怎么办?”

“我打算去外面躲躲。我来见你一面,就是要告诉你自己小心。我感觉到,江南是想毁了我们,第一个是我,下一个恐怕就是你了。”

熙媛打了个冷战。这句话,太意味深长了。

警方果然将一切疑点都锁定在区志林身上,花音几个舍友的证词让区志林百口莫辩。

雨石音乐学院被封了。区志林成了通缉犯,大街小巷都是他的照片。他的唱片公司,也由熙媛全权打理。

区志林走后,熙媛发现书房的钢琴被人动过,上面摆放着《勿忘我》的乐谱,她慢慢拧起了眉头。

这天,熙媛来到雨石,打算查看一下学校的状况。总不能一直这样不问不理吧,况且等风波过去,这里照样是个能赚大把钞票的地方。

学校里人去楼空,短短一个多月,校园便像度过了漫长岁月般,尽显沧桑。熙媛有些头大,不知不觉转到了琴房,又不知不觉来到了四楼。刚上四楼,《勿忘我》的歌声就响了起来。她吸了口凉气,很快冲进了那间杂物室。

熙媛推开门,恼怒地喊道:“你疯了!还来这里干什么?”

弹钢琴的男生微微笑了,正是江南。

一个女人的贪婪

熙媛嫁给区志林十年了,可她只得到了区志林名下的小部分资产,内心非常不满。她原本就是一个贪图名利的女人,她要把区志林的资产全都弄到手。这是一个长远计划,需要精心策划。

一次,她参加了一个娱乐模仿秀节目,那些活灵活现的模仿者,让她大开眼界,原来人和人竟然可以如此相像。她灵机一动,一个邪恶的计划诞生了。熙媛开始寻找和江南长相相近的人,工夫不负有心人,她找到了一个叫王泊的男孩,这个男孩简直就是江南的翻版。她出钱,王泊出力,于是,一张编织好的大网悄无声息地向区志林张开了。

只要区志林进了监狱,他名下的一切就都是她的了。花音这个成名心切的女孩,成了她手中的一枚棋子,花音的死更是这局棋中决定胜负的一步。那天,王泊先将花音引到天台打昏,藏在杂物之中,在区志林出现后,将她推下了楼,嫁祸于人。

为了实施计划,他拿着熙媛为他配好的钥匙,总是趁天黑时潜入学校,像个隐形人一样,自然也不会引起任何怀疑。只是,计划成功后他应该无声无息地消失,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明目张胆地在校园里弹琴。

熙媛的情绪颇为激动:“你到底想干吗?你还找我干什么?”

王泊笑了笑,把一张照片放到钢琴上,说:“我可全是为了你的心愿。”

熙媛拿起照片看了一眼,先是一愣,随后又笑了。照片上是区志林,他胸前扎着一把刀,倒在血泊中,像一具僵硬的雕塑。熙媛舒了口气,拍了拍王泊,说:“干得好!过几天我就把钱转存到你的账户上。不过,你是怎么找到区志林的?警察都找不到他。”

“老鼠要想不被猫发现,最好一辈子躲在洞里。不过,老鼠总要出来找食的。放心,你我都是为了钱。区志林的尸体已经被我抛进河里了,脚上还绑着大石头,不会被人发现的。你把钱一给我,我马上离开本地,这事就算彻底结束了。”

熙媛终于如愿以偿。区志林的所有财富,现在都成她一个人的了。她回到家,打算好好庆祝一下,对着夜色、星光,一边喝酒一边畅想今后的完美生活。喝得有些微醉时,突然听到一阵怪声从浴室传来,她满怀困惑地向浴室走去。

浴室里一切如常,浴缸里是她回家时放好的洗澡水,还加了满满的泡沫。她有些不解,也没多想,打算好好洗个泡泡浴,就在她转身脱衣服的时候,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熙媛猛地扭过身去,头皮一下就炸开了!

区志林浮在浴缸里,七窍流血,身上扎着一把刀,脚上还绑着一根断掉的绳子。

熙缓吓得一动不动地杵在那里。

这时,区志林的眼睛转了转,突然阴惨惨地笑了,幽幽地说:“熙媛,绳子断了,我回来了。”说着,他从浴缸里爬了出来,一点一点地向熙媛靠近,最后一把抓住熙媛的脚脖子,一字一顿地说:“死也要死在一起!”

熙媛感到冰凉的触感由脚下袭满了全身,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两败俱伤的报复

名歌星熙媛疯了。

翌日,当太阳出来的时候,人们发现她疯疯癫癫地站在雨石音乐学院的房顶上,反反复复唱着那首《勿忘我》。警察来救她时,她恶狠狠地吼道:“滚开!你们不知道吗?这是我的成名曲!”说完,傻傻地笑了。

王泊去警察局自首了,花音成了整个事件中无辜的牺牲品。

不错,熙媛是找到了一个和江南长相一模一样的人。可她从未想过,为什么王泊和江南如此相像?王泊,是江南的弟弟。他看透了熙媛,这个女人把哥哥当做垫脚石,爬上了名利的高峰,可哥哥死了,她连看都不来看一眼。

成名后,王泊开始策划他的报复计划,刚巧熙媛也在打自己的小算盘,于是两人一拍即合。而一次在熙媛家里偶遇区志林之后,王泊跟踪了他,并且将熙媛的计划全部告诉了区志林。区志林愤怒了,他没想到,自己像宝贝似的捧了十年、宠了十年的女人,竟然是一条贪婪的毒蛇。

于是,第二个计划展开了。他们伪造了死亡现场照片,在熙媛以为一切都已过去的时候,让区志林变成“厉鬼”突然出现,这突如其来的恐惧,终于彻底摧毁了熙媛的神经。

区志林和熙媛因为一系列的丑闻彻底完蛋了,一个身败名裂,一个疯疯癫癫。

雨石音乐学院也彻底解散了,这个让年轻人以梦想为借口追名逐利的地方,终于在一首《勿忘我》中,变成了过眼云烟。

引用请注明来自:神经大爆炸 Or Form:Bigbao  本文地址:http://www.bigbao.org/gushi/xiaoyuan/1605.html	
  1. 话说以前看过一个死神题材的啤酒广告倒挺好玩

    就是一个男的,明明经历了好几次必死的意外,结果却没死

    镜头一切换,原来死神呆在酒吧在喝某品牌啤酒

    我觉得创意挺不错

  2. ﹞1:1 Ceeliren(希力伦)G-STAR(智思达Hermes(爱马仕)Bottega Venetta(BV)威信 LoveMeJ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