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月夜孤影 » 木子李裤裆里的血

木子李裤裆里的血

时间:2013-11-06作者:P-go分类:月夜孤影评论:16阅读: 1,218

半夜里,木子李提个半空了的啤酒瓶子,晃悠晃悠的不知道走到哪了,边走还边吆喝,来来,来两口再。边说边往嘴里送。噗通一下,“哎呀我擦,摔死我了,什么玩意儿!”木子李晃着晃着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爬起来解恨,狠狠踢了一脚,手里的啤酒瓶子都摔破了,酒水撒了一地,可是木子李喝醉了,手里拿着剩下的瓶子嘴儿继续往嘴里捣。临走尿了泡尿,晃悠晃悠继续往前神游。

天微微亮的时候,村里乌鸦啊呜啊呜的叫着把村民都啊呜起来,邻居们举着手电,跟着惊慌未定的乌鸦走到村头老林。老林里是些乱七八糟的乱坟,平日里客死他乡在这里的游客,都会被葬在这里。吆,这不是木子李家的么,啊啊呀,唉幺……..瞬间人堆炸开了锅,女人们吓得嗷嗷直叫唤,老爷们们也不知所措,掉头跑吧人还这么多,不跑吧,这裤子也快尿了,只见木子李的老婆光溜溜直直的插在土里,露了半截身子,胸膛外露,半睁着眼睛,口里直往外流着粘黄的哈喇子,“这咋整啊,你说这是活着还是死啦,咋了啊这是”…….女人们叽喳叽喳,大老爷们们鼓了鼓劲推推搡搡的才有个胆儿大的过去给探探鼻息,有气儿!乡亲们慌乱的给木子李老婆儿扒拉了出来,找个体壮的驼回了家。

乌鸦啊呜啊呜也比划不清,乡亲们就等木子李老婆儿醒过来,这半天的,却也不见木子李的人影儿。 一炷香的时间木子李老婆儿才咔的一声吐出口浓痰,嗷的一下喘了口粗气。“醒了醒了,问问咋回事儿啊!”娘们里有个跟木子李老婆儿最要好的,坐她床边问,“我说木子李老婆,你这是咋了嘛,快给乡亲们说道说道,你家木子李哪!” 木子李老婆呆滞了好一会,哇哇的哭起来,抹的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泥的,“末哭末哭,先说道说道”,木子李老婆这才再喘口粗气,乌青着脸断断续续的讲:“俺家木子李,没啦,有个唱戏的衣裳半夜来找算他啊,呜呜……..哇………疯啦………..吓死我啦……….啊………造了啥孽啊………..那个头叼他去了啊……..呜呜……..哇………”乡亲们这听的直冒冷汗,咋回事么这是,怎么还唱戏的衣服什么头啊,什么叼着去送殡,“说的清楚点木子李老婆儿!” 这时不知道是谁把隔村的神婆子毛老太婆请了来,毛老婆子听了听木子李老婆翻来覆去这几句话,找了个碗盛了半碗水,烧了张黄纸,拿根筷子竖了竖,东南方向地倒了,嗙当一声,声音很大,平时根本不会有这种动静,拿了筷子碗,毛老婆子径直往村头的林子走去。“木子李这造了孽啊。”邻居们来到跟前一看,就在扒拉出木子李老婆的旁边,老天爷啊,一个土埋着半截的骨灰坛子,拦腰还破了个洞,破洞里还插着只鞋子,周围全是碎酒瓶渣子。这要是碎了,就得要了命了啊,毛老婆子把鞋拿出来,找人把坛子装进个更大的坛子里,搁了块空地上埋了。“这是那个几年前死了的来咱这唱戏的戏子啊,不知被谁祸害了,刮了脸,吊死啦,戏班子不要了,烧了烧给扔在这老林里啦,八成是这木子李又喝大了,你看这鞋,是木子李的吧,踢了不该踢的东西啊。得罪人家了,得好好烧烧纸拜拜啊求求啊。”

乡亲们帮着虚弱的木子李老婆儿,起了桌,设上酒,瓜果菜肴,毛老婆子边烧香边念叨,“陌路里来的客,地上不走的道,昏了头的醉汉,打扰了客,给你起了桌给你造了菜,金银元宝请你还了人再上路……”猛然间狂风大作,天乌突突的就阴了下来,乡亲们儿心里这个怕啊,平日里骂街的娘们们也没了嚣张,一个个挤在一起,害怕吧还好奇,不一会儿,天就晴了,烧的那些元宝金砖什么的吹的一干二净。“走吧,走吧,收了家去吧。”

乡亲们又随着回了木子李家,好奇的都想看看,问问再。一进屋,只见木子李耷拉着个脑袋,嘴里含糊不清的还念叨着,不敢了…….裤裆血呼啦啦一大片,那玩意儿,已经没有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来着,木子李就这么痴痴傻傻了,只是以后,他都不会再喝酒了,也不可能有娃子了。

引用请注明来自:神经大爆炸 Or Form:Bigbao  本文地址:http://www.bigbao.org/gushi/yueye/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