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脑力风暴 » 藏在鸡蛋里的秘密

藏在鸡蛋里的秘密

时间:2013-09-25作者:P-go分类:脑力风暴评论:1阅读: 2,737

本市K—DZ科研所是一家保密部门,所从事的科研项目也都是保密的,可是,一项巨大的科研成果的数据,昨天夜里被人拍照带走。如果这组数据卖给国外一些恐怖组织,那将给国家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失,甚至会威胁到中国某些地区的安全。
  女探长仇祖英与助手秋伟痕奉命破案。
  他们来到K—DZ科研所,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和走访,认为一个名叫蔺如相的年轻女人有重大嫌疑,但是,还缺少直接证据。仇祖英认为这不是普通的盗窃案,行动之前,蔺如相肯定做好了周密的准备,所以,如果不拿到直接证据,想让蔺如相拿出底片,简直就比登天还要难。
  “那我们怎么做?”
  助手还是第一次参与这种案子。
  “蔺如相偷盗科研机密,肯定不是自己留着用,肯定是要卖钱的。但是,她刚刚偷走,我们正抓紧破案,她不可能这时候出手,所以,只要我们跟住她,在她出手的时候逮捕她……”
  “那她就无话可说了。”
  从这天开始,秋伟痕带领三名同事负责白天监控,仇祖英带领三名同事负责夜里监控,可是,一连10天10夜过去了,什么异常现象也没发现。
  这天上午10点,蔺如相精心打扮了一番走出家门,直奔商场而去。秋伟痕和三名同事不远不近地跟着,以为她去商场肯定是为了转手底片。可是,她将整个商场上上下下逛了一个遍,根本就没和任何人接触,甚至连服务员的招呼,她都没有回应。
  离开商场,去了一家西餐馆美美地吃了一顿,然后进入咖啡店,细细地品了一杯咖啡,再从咖啡店出来,拦住一辆租出车直接去了海滩。现在,海滩上正是热闹的时候,足有上千人晒沙滩洗海澡。蔺如相来这里转手底片吗?这下麻烦了。只要她换上泳衣,进入人群之中,就会像一粒沙子落在沙滩上,哪里还能分出谁是谁?
  秋伟痕想到这儿,连忙吩咐同事:“这里对我们十分不利,大家一定要谨慎小心。”
  果然,蔺如相租用了一套红色游泳衣进入大海。
  海水中大多数人都穿着红色游泳衣。蔺如相一走过去,便被淹没在红色之中,顿时失去了目标。秋伟痕急忙下令:“盯住穿红色游泳衣的人。”
  可是,他们盯了足足四五个小时,海滩上人来人往,就是不见蔺如相的影子,大家心里开始着急。这时,有一群人围在海滩的出入口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秋伟痕走过去一看,见海滩上写着一行大字:“四位警察先生,感谢你们一天来的保护!”
  原来我们早被发现,蔺如相已经离开海滩了!秋伟痕心中懊悔,但是不知在什么地方露出的马脚,急忙询问周围人:“你们知道什么人写的字么?”
  一个说:“一个漂亮女人,挺年轻的。”
  一个说:“就是有点奇怪,穿着比基尼走的。”
  原来,蔺如相贴身穿着比基尼,然后才穿的游泳衣,进入大海后脱掉泳衣,穿着比基尼游出大海,之后逍遥而去,还在出入口留下一行大字来讽刺跟踪的警察。看来,她是早有准备,说不定这次根本就不想转手底片,只是试探自己是否已被警察盯住了。而秋伟痕他们只注意身穿红色泳衣的女人,忽略了其它,结果给蔺如相创造了机会。
  第二天,蔺如相穿了一身十分普通的衣服,去车站广场上摆摊卖起了茶叶蛋。秋伟痕和三位战友隐藏在广场的各个角落。他们想:蔺如相并不是一个缺钱的女人,而且年轻、漂亮,有学历,在计算机编程方面还有一技之长,不管怎样也不能落到卖茶叶蛋的地步,这一反常举动,肯定与底片有关,所以,四名警察八只眼睛,死死地监视着蔺如相。
  不断地有人前去买茶叶蛋,可是,问过价格后都走了,整整一上午,一个也没卖出去。
  蔺如相也不吆喝,稳稳地坐在板凳上,看着一本杂志,有人询问茶叶蛋价格,她只是开口报价,头也不抬,唯独不同的是,她将开始戴着的蓝色眼镜换成了墨镜。
  戴着墨镜还能看书么?分明是在做戏,或者是一种信号。秋伟痕更加认定她是在等候前来购买底片的人,说不定有什么信息就在茶叶蛋上,可是,自己又不能靠前,害怕打草惊蛇,正好一个戴着红领巾背着书包的小男孩,从这里经过。秋伟痕悄悄叫住小男孩,对他耳语了几句,然后给了他20块钱。
  小男孩走到蔺如相面前:“阿姨,我要买茶叶蛋。”
  蔺如相头也不抬:“5块钱一个。”
  “啊——这么贵呀!”小男孩看一眼装有茶叶蛋的小桶,然后返回秋伟痕身边,“叔叔,5块钱一个呀!那哪是茶叶蛋,简直就是恐龙蛋。”
  “大约能有多少个?”
  “不多,也就20个左右。”
  秋伟痕又拿出100块钱:“你再过去一趟,把桶里的茶叶蛋都给叔叔买回来。”
  小男孩儿走过去:“阿姨,我要全部买下你的茶叶蛋。”
  “好啊。”蔺如相高兴地将茶叶蛋一个个捡到塑料袋中,正好20个,收下100元,然后说,“替阿姨谢谢买茶叶蛋的叔叔。”
  小男孩儿拎着茶叶蛋走到秋伟痕面前:“叔叔,那个阿姨说,让我替她谢谢你。”
  “嗯?”秋伟痕微微一愣,“剩下的20块给你做跑腿钱了。”他已经明白,今天的监控又被发现了。
  小男孩儿毫不客气地将20块钱揣进兜里:“谢谢叔叔。叔叔,你在追阿姨吧?阿姨挺漂亮的。”
  “胡说,叔叔怎么会追她!”
  “那你——”小男孩儿一愣,“叔叔,那你是警察叔叔吧?在执行秘密任务,不能暴露自己,害怕打草惊蛇,所以才让我去,是不是?我也觉得奇怪,那么漂亮的阿姨怎么会卖茶叶蛋呢。”
  “小鬼头,乱猜一气。”
  小男孩儿拿出那20块钱:“叔叔,那我不能要你的钱,就算我参加破案了。”说着把20块钱塞进秋伟痕兜里,转身跑去,口中还说了句,“嘿,真过瘾!”
  秋伟痕赞赏地看着小男孩儿跑去的背影,欣慰地笑了一下,转头再看蔺如相,她已收摊,提着空桶上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家了。跟踪而来的秋伟痕将战友们叫到一起,将20个茶叶蛋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遍,然后小心翼翼地剥皮,去皮后的茶叶蛋光滑圆润,什么可疑的地方也没有发现,最后分给战友,每人5个,说:“这就是我们的午餐了,然后回到自己的观察点坚守岗位。”
  三位战友答应一声各自散去,可是,当他们吃完茶叶蛋不久,一个个相继昏睡过去了。
  仇祖英接到观察点老百姓打来的电话,急忙安排新战友进入监视点继续监视,她亲自将四位昏睡的战友送往医院。
  经查发现,他们因为吃了茶叶蛋而昏睡的。茶叶蛋里有一种很霸道的催眠药物。据苏醒后的秋伟痕说,茶叶蛋外壳上没有丝毫损坏,不用说针孔,就连一道裂纹都没有,剥开外壳,蛋青部分更是完好无损。蔺如相是怎样将催眠药注入鸡蛋的呢?
  秋伟痕两次跟踪都被发现,而且还被戏弄,仇祖英决定自己这组改到白天来,让秋伟痕那组负责夜晚的监视。
  蔺如相又来车站广场上卖茶叶蛋了。仍然昨天那个样子,戴着蓝色眼镜,低头看着杂志,对于前来购买茶叶蛋的人不闻不问,一报价格就将来人吓走了。
  中午过后,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蔺如相仍然戴着蓝色眼镜。忽然,有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太太步履蹒跚地走到蔺如相面前,蹲下来从塑料桶里往外拿着茶叶蛋,一个个的放进塑料袋里。蔺如相抬起头观察着周围。
  老太太捡完茶叶蛋,拿出一张钞票递给蔺如相。蔺如相接过钞票放进手提包内,又拿出一个什么东西递给老太太……躲在车站楼上站长室内的仇祖英,从望远镜里看到这一切,知道他们交易完成了,立即下令:“收网!”
  埋伏在广场上的几名公安突然出现,蔺如相想逃走可是已经来不及,当场被抓,从她兜里发现一张百元钞票,还包裹着一张银行卡,这正是老太太递给她的东西。此时,那老太太丢掉拐杖撒腿就跑,速度之快,哪里还像老太太?迎面赶来的警察突然出手,一个擒拿动作就将他撂倒了。这才发现此人40多岁,是个男人。
  在“老太太”身上发现另一枚煮鸡蛋和一把钥匙,这枚煮鸡蛋不是茶叶蛋,而是正常的鸡蛋,就是蔺如相接钱后,又拿出来递给“老太太”的东西,当然,还包括那把钥匙。
  在审讯室内,仇祖英当着蔺如相的面检查这枚煮鸡蛋,外观上完好无损,什么也没发现,然后轻轻一磕,鸡蛋壳破了,小心地将外壳去掉,光滑的蛋清上显出一行字来:邮局信箱53号。
  仇祖英将银行卡和钥匙递给秋伟痕:“去查一下。”然后面带微笑地看着蔺如相,“你真的很聪明,也够坏,胆子也够大,居然敢戏弄警察!不过我是真的想知道,你是怎样把催眠药注入鸡蛋的,又是怎样在鸡蛋青上写字的……”
  “你想知道?那是一厢情愿吧?我还不想说呢。”
  蔺如相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
  “其实非常简单。”仇祖英说,“将鸡蛋放在酣酸水中浸泡一段时间,蛋壳就变得软而有软性。此时将催眠药吸入针管,再通过细小的针头注入鸡蛋,蛋壳不但不会爆裂,而且还会自动封口,然后将鸡蛋捞出,等酣酸发挥掉,鸡蛋又恢复原来的样子,丝毫也看不出破绽来。”
  蔺如相用鼻子“哼”了一声,虽然表现出了不屑一顾的样子,但是看得出来,她内心已开始恐惧了。
  “用醋酸在蛋壳上写字,等醋酸干了以后再放入水中来煮,字迹就会通过蛋清吸收,印在煮熟的蛋青上,而蛋壳上却没有任何痕迹。这些都是化学常识,只要懂得一点化学知识的人都明白,难道你觉得这很神奇吗?”
  仇祖英话音刚落,秋伟痕就回来了。
  “头儿,53号信箱里发现了底片,正是我们要找的。银行卡也证实了,里面有一笔巨款……”
  仇祖英盯着蔺如相说:“你有高等学历,人漂亮,又聪明,还有一技之长,为什么不好好生活,一定要触犯法律呢?凡是触犯法律的人,没有一个能够逃脱法律制裁的。难道,你真的不懂么?”

引用请注明来自:神经大爆炸 Or Form:Bigbao  本文地址:http://www.bigbao.org/iqpk/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