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推理
隐匿的人头

藏匿起来的人头

Date:2013-12-05Author:P-goCategory:另类推理Comment:17Hot: 1,406 ℃

(图文无关) 某个大城市,郊外的凤凰山庄是个有名的去处,里市区几十公里,在一片荒郊野岭里建的一座风景优美的景园。 凤凰山庄有一座围墙吧诺大的山庄包围了起来,只有一个出口,当人数众多的观光团体来时,山庄会放十二声礼炮来隆重迎接。 ...

Continue
神经大爆炸凶杀者

到底谁是凶杀者

Date:2013-12-04Author:P-goCategory:另类推理Comment:16Hot: 1,188 ℃

  有个城市郊外的山,偶尔天气晴朗会有人来游玩,不过到山后游玩的人就不多了,后山树林茂密,人迹罕至.   春天来了 ,又有人开始踏青了 ,这天有一对小情侣,一路打闹着来到了后山,却迷路了,只好在乱石里树林里乱闯.   突然闻到了什么味道,顺着...

Continue
神经大爆炸妻子的惨叫

极度恐怖诡异之妻子的惨叫

Date:2013-12-03Author:P-goCategory:另类推理Comment:15Hot: 1,374 ℃

小黑是苏州人,平时喜欢到此旅游,这年春天,他要去看看国内一个极富盛名的高山,他是自由职业者,于是他放下了工作,收拾行囊出发了。 来到了山脚下,已经是半下午了,小黑就准备找家旅馆住下来,明天再登山。 小黑打听了一下,那里有价格实惠...

Continue
神经大爆炸恐怖故事

是美丽富裕的妻子杀了他吗?

Date:2013-12-02Author:P-goCategory:另类推理Comment:22Hot: 1,164 ℃

葛瑚和她的老公钱豹是大学的恋人,如今结婚已经9年了,在外人看来是一对人人艳羡的模范夫妻。 葛瑚是名成功的律师,事业有成,高薪,受人尊敬,从小家境很富裕。 葛瑚是个美丽优雅的女人,从容不迫,大方成熟,很有魅力,仍然有不少仰慕者。 钱...

Continue
神经大爆炸恐怖图片

死在炕里的女人

Date:2013-12-02Author:P-goCategory:另类推理Comment:16Hot: 1,305 ℃

李富贵40岁了,家里穷的要命,父母已经去世,他因为穷的吱吱叫,一直没能娶上个媳妇,自己守着一亩半薄田过日子。哥哥结婚以后住了父母的房子,他只好住在村尾的一个破房子里。 他的品行不端,喜欢小偷小摸的,更喜欢跑去女人身边蹭,趁机偕点便...

Continue
神经大爆炸恐怖图片

小珍应该如何揪出犯罪者?

Date:2013-12-01Author:P-goCategory:另类推理Comment:17Hot: 1,431 ℃

(图文无关) 小珍家里很穷,下面有几个弟弟,在贫穷的农村家里是无法养活她的。 于是小珍的父母联系了一户在外村的人家,狠了狠心肠,就把小珍送给了这家做童养媳。虽然中国已经解放了,可是在偏远的农村还是有童养媳的市场的。这家也是贫穷的...

Continue
神经大爆炸女婴

八个女婴去了哪里?

Date:2013-12-01Author:P-goCategory:另类推理Comment:24Hot: 1,145 ℃

非常贫穷的贵州农村,有这样一户人家,女人叫绣珍,男人叫牛贵。 夫妻结婚多年了,一直没有孩子,其实没有孩子的说法是不确切的,绣珍自从结婚以后就不断地生,第一个女儿生下来以后就“哇哇”哭着被牛贵抱走了,绣珍强留着,要给可怜的孩子喂喂奶...

Continue
神经大爆炸消失的尸体

消失的尸体,到底在哪里?

Date:2013-12-01Author:P-goCategory:另类推理Comment:27Hot: 1,364 ℃

 小鱼是个俊俏的小媳妇,2个月以前嫁给了憨厚的小齐,夫妻两个人恩恩爱爱,一起下地干活,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可是有一个事情让小鱼美满的生活里有一点不愉快,小齐家的田头上有一口小齐爷爷辈打出来的井,小齐家的田一直用这口井里的水...

Continue
神经大爆炸恐怖谋杀

完美而可怕的谋杀

Date:2013-12-01Author:P-goCategory:另类推理Comment:23Hot: 1,296 ℃

刘鹈今年52岁,下岗了,身无一技之长的他到处找工作,到处碰壁。 (图文不相关) 终于在市里举办的下岗职工技能培训班里学到了电工技术,凭着这门手艺,他好不容易在一座大厦里面找了个夜班保安的工作,兼电工。 虽然薪水非常微薄,又是每天上夜...

Continue
神经大爆炸 哭泣的眼泪

恐怖诡异故事之哭泣的眼泪

Date:2013-11-30Author:P-goCategory:另类推理Comment:31Hot: 1,283 ℃

陈副局长最近很不痛快,为什么呢? 陈副局长今年54岁了,快退休了,做梦都想当上个正的局长,把自身前面的这个“副”的符号去掉,也算对自己辛辛苦苦巴结钻营掐媚的半生职场生涯的一个完美的休止符。 因此局里的正局长退休前,他就拼命地给上面送...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