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推理 » 恐怖诡异故事之哭泣的眼泪

恐怖诡异故事之哭泣的眼泪

时间:2013-11-30作者:P-go分类:另类推理评论:31阅读: 1,281

陈副局长最近很不痛快,为什么呢?
陈副局长今年54岁了,快退休了,做梦都想当上个正的局长,把自身前面的这个“副”的符号去掉,也算对自己辛辛苦苦巴结钻营掐媚的半生职场生涯的一个完美的休止符。
因此局里的正局长退休前,他就拼命地给上面送礼啊送钱啊,贿赂的钱财也不在少数了,本来以为这次转正局长是十拿九稳的事了,没料到,正局长退休后,随即有个49岁的人来接替了局长的位置。
陈副局长一口气没上来,病了好几个月,据说此人是从下面基层一步步的稳打扎实走上来的,为人清正,很有工作能力。
也没办法,病好了后只能继续在新来的正局长手下工作,还得满心怨恨地要和新局长搞好关系,表面关心和支持正局长,背后咬断了一口大黄牙。
陈副局长告诉别人他的爱人最近心脏不大好,他最近也久病成医了,到处见了人就宣扬心脏病的基础知识和保养办法,还坚持怀疑别人也有心脏病,劝别人赶紧去查体,别人只能对局里的第二把手陈副局长的关心报以感激。
那天局里的人在开会,新来的正局长突然有点不太舒服,陈副局长很关心很紧张的要帮他按摩按摩心脏,说他肯定心脏出问题了,正局长啼笑皆非,摆手说:“不用不用,没大事。”心里对陈副局长这种犯了心脏病就按摩心脏的做法感到很好笑,也不太在意。
此后,陈副局长经常在局里当着别人面前说新来的正局长身体不大好,年纪轻轻的,肯定是心脏的问题,要劝他快去医院查体,正局长听说了,感觉不太高兴,也不好说什么,都是局里的头头,而且表面看也是一片好心。
日子就这样的过去。
几个月后,郊区新开了一家餐馆,卖些国家同意食用的养殖的珍稀动物,很多人都想去尝尝鲜。
正好同系统的外单位的领导来局里交流,陈副局长中午就执意要请他们去这家餐馆吃饭,正局长自然也要去作陪,尽地主之谊。
去了之后,陈副局长一个劲的夸赞这里的河豚大名鼎鼎,味道鲜美,率先点了道河豚,正局长有点不放心,说“没危险吧?”
陈副局长说:“怎么会呢?这里可是国家颁证的厨师,很有经验的多少人在这里吃了都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局长,你还不放心,待会我第一个先吃,放心吧,出事我担着!”
河豚上桌了,陈副局长果然说话算数,第一个下筷,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纷纷下筷,随后都大举赞叹河豚的鲜美来,没人再去管河豚的危险来。
席间主宾举杯交酬,言谈尽欢,一次次的敬酒,客套话源源不绝。
大概30分钟后,正局长突然脸色不太好,苍白,说话都没力气,还有轻微的颤抖,大家惊异之际,陈副局长几步抢到了正局长的身边,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色,然后很肯定的说:“这是心脏病发作了,局长本来就有心脏病,开会还犯过,我说让他去医院看看他却执意不去。
你们看,这就是心脏病发作的特征,我爱人有心脏病,我知道,我会急救!”说着就把浑身无力的正局长扶到了餐厅包间的地毯上,卖力的按压他的心脏。
正局长急着摆手说:“我不是心脏病,可能是河豚中毒了。。。”
陈副局长说不可能,怎么会中毒呢?一边大声吆喝餐厅服务员和经理,经理来了,自然是怕担责任,拍胸发誓,信誓旦旦,他们餐厅的河豚绝对不可能有毒,他们的厨师是怎么样怎么样的优秀,他们餐厅的信誉是怎么样值得信赖,----总之陈副局长和他唾沫横飞的扯皮了半天,外单位的别人也说他们也吃了没事啊什么的,耽误了半天,可怜的正局长早已意识昏迷了,别人急着嚷嚷赶快打120,陈副局长说不用,在郊外120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呢,说着又趴在正局长身上努力的按压着,并且很有权威告诉别人他这是最快捷的急救知识,局长马上就好了,别害怕。
外单位的人心里觉得不妥,碍于陈副局长的面子,表面也不好说什么,本单位几个陪同的更不好说什么。
过了半天,正局长好像都没呼吸了,陈副局长这才惊惶失措起来,掏出手机打120,和120接线人员又说不清楚这里的具体地址,好不容易说清楚了,又苦等120,半天不来。
好不容易120来了,说这个地方真是太不好找了,耽误了不少时间。
120的急救医生一看正局长就说他这是河豚中毒了,赶忙抬上急救车了,陈副局长好像个没头苍蝇一样的六神无主的也跟了上去,临走跟餐厅经理大声嚷嚷,“你们的河豚不是国家的厨师吗#%…………※…………※”
因为中毒太深,耽误时间太久,正局长回天乏力。。。。
陈副局长掉了眼泪。
在和餐厅一次次的鉴定,赔偿,官司中,陈副局长如愿以偿的当了正局长。
他却不搬去历代正局长的大大的办公室,仍然在自己原来的办公室工作。不知道为什么,他很不高兴别人提起前正局长的一切事情。
陈正局长对死去的局长家属很大方,给了他有病的遗孀和读书的女儿该有的抚恤金,局里发什么东西都叫司机给无依无靠的母女送去。
又是几个月后,陈正局长得了抑郁症,他坚持工作,却迅速消瘦,他经常去前正局长的大大的办公室呆着。和别人很少说话。
没多久,陈正局长吊死在前正局长的大大的办公室,遗书里说他实在承受不了心灵的折磨,是他给前正局长下的河豚毒,那毒不是餐馆的。前正局长死后他总是觉得他在局里的走廊上晃悠,梦里经常梦到他在哭泣,哭他的生孩子没做好月子,落下浑身严重风湿性关节炎,不能工作的妻子,哭他的上高中的女儿没了父亲,哭他一生为官清正,如今死后没留下什么遗产,他的女儿和妻子的日子捉襟见肘,靠着他妻子那几百块病退工资,娘俩的日子很苦。。。。。
死去的局长一直对他很不错,他说他对不起死去的局长,他说他不是坏人,当时是鬼迷心窍了,他要临死前把真相说出来,不然死不瞑目。他也要去阴间和死去的局长作伴了,那样死去的局长就不会责怪他了,也不会总是在梦里来找他哭泣了。。。。。。。。。

这个故事结束了,问题是当时在餐桌上,死去的局长和陈副局长是面对面坐着的,彼此有段距离,陈副局长是怎么样给他下毒了的呢?

引用请注明来自:神经大爆炸 Or Form:Bigbao  本文地址:http://www.bigbao.org/iqpk/tuili/1501.html	
  1.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

  2.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

  3.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

  4.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

  5.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

  6.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

  7.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

  8.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

  9.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

  10.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

  11. 这位大爷,给你刮个胡子,要不再刮个面,诶呀,劲儿大了,城管来了我先撤。